發佈時間:2020-11-13

 

      最近,有媒體報道稱:數不清的年輕人正在籌劃、或者已經從銀行辭職。過去,人們常將在銀行工作比作“金飯碗”,以至於每份銀行的工作,哪怕只是小小的櫃員,也要受到眾多名校畢業生的爭搶。然而,隨着時代的變遷,這個“金飯碗”的光芒明顯暗淡了不少,銀行員工碗裏的“穩定”與“安逸”,似乎一下就不香了。儘管從產業的角度出發,銀行業在我國並未衰落,但在工作吸引力的層面上,銀行職位的排名卻無疑在不斷走低。其中反映出的青年擇業觀念變化耐人尋味。

  關於銀行崗位在過去吃香的理由,説來説去其實就是那麼幾條。相比於“體制外”的工作,大多數銀行不僅屬於國企,能為員工提供穩固的編制和福利,而且地位特殊,在許多地方可以為職工的親朋好友提供便利;而與其他“體制內”的工作相比,銀行的收入又明顯更高,因此才在“鐵飯碗”的基礎上,得到了“金飯碗”的美稱。儘管這些優勢未必談得上獨一無二,但彼此疊加,足以讓追求穩定的求職者趨之若鶩。

  然而,世界上從來沒有完美的工作。早在近段時間這場“辭職潮”出現之前,銀行系統工作單調、升遷困難、自我提升空間較小的問題便已廣為人知。將時間回推數年,許多正處於求職階段的年輕人,已經清楚地感知到:對銀行的熱情並不來自自己,而來自家人給予的期待和壓力。如果説過去幾年,老一輩人的擇業觀念還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壓制着年輕人的話,那麼今天的局面,則無疑是新一代青年力量打破桎梏、開始主張全新擇業觀念的結果。

  審視銀行從業者的工作節奏與薪酬待遇,不難看出:過去被社會視為銀行工作優點的那些屬性依舊存在。在這種情況下,與其説是銀行變差了,不如説是求職者的價值座標發生了改變。在許多老一輩人看來,一份工作最重要的就是穩定,其次則是收入的多少。這種心態既與他們年輕時工作“包分配”的背景有關,也隱含着一種對於個人被“拋”進社會的恐懼。

  在由父傳子、由母傳女的代際鏈條之下,許多70後、80後和90後或多或少地繼承了這種帶有“前現代”屬性的觀念,因此,他們並不排斥在穩如磐石的銀行櫃枱背後,一連做上十幾年普通的櫃員。對於這些人而言,他們或許一進銀行,就已經“看到了自己的一生”,但他們願意接受這種或許乏味,但勝在安全的人生道路。但是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卻逐漸意識到:在這個競爭日益激烈的大環境裏,沒有哪份工作能夠真正給人永遠的安全,只有不斷提升自我,才能避免“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”的窘境。

  作為一個高度成熟,早已告別擴張期的行業,銀行業的晉升通道相當狹窄,大多數員工不論有着怎樣的教育背景,心懷何種雄圖大志,都會像螺絲釘一樣,被安排到騰挪空間極其有限的崗位上。在這種工作環境中,員工承擔的KPI壓力一點不小,但能夠得到的鍛鍊卻十分有限——在某種意義上,他們不過是高級一點的流水線工人,就算對眼前這道裝配工序再熟悉,也很難將這種技能發揮到其他地方。銀行固然可以向員工許諾一份終身的工作,但是,年輕人需要的,顯然不僅是一個既定的未來,而更是充滿不同可能性的未來。

  過去,中國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較低時,大多數人工作的核心意義都是養家餬口,在這種情況下,眼下有錢掙才是最重要的,人們沒有太多餘暇去考慮職業的長期發展前景。但在今天,年輕人不僅要考慮當下,也必須為將來早做打算。

  只有在開闊的原野上,幼苗才能長成參天大樹,一個行業如果想要吸納新鮮血液,保持對優秀青年的吸引力,就必須要給年輕人提供充足的發展空間。同樣是同儕競爭,有些領域的競爭能夠讓年輕人得到切實的成長,同時為社會創造額外的效益,也有一些領域的競爭,不過是同齡人之間互相傾軋,只為爭搶一塊已有的蛋糕。對今天的年輕人而言,前者才是更理想的工作狀態,後者只不過是毫無意義的“內卷”。